北京天宇之声艺考培训学校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京通辅路南8号院(中国传媒大学西行即是)
联系电话:4006024806
当前位置: 主页 > 公告资讯 >

老艺考生带女儿考试 感叹:考1分钟1千块给伴奏

时间:2016-03-16 11:48 点击:
1987年老艺考生如今带女儿考试 感叹变化太大花费变多-- 考一分钟一千块给伴奏 今天是北京电影学院演系最后一天考试。不少考生说,虽然感觉初试不难,但担心复试当中对社会常识的
1987年老艺考生如今带女儿考试
 
    感叹变化太大花费变多-- 考一分钟一千块给伴奏
 
    今天是北京电影学院演系最后一天考试。不少考生说,虽然感觉初试不难,但担心复试当中对社会常识的考查会很难。
 
    这样的担心不仅仅出现在考生身上,陪着孩子参加艺考的家长们同样心情忐忑。
 
    一位在1987年参加艺考并成功录取的家长李霞(化名),28年后带着孩子奔波于各个艺考现场时,感叹作为一个从事音乐工作20多年的老师,竟担心女儿投学无门。
 
    艺考学校多,考试时间乱,一家三口兵分两路,全家上阵帮占位排队。曾经20元搞定全部艺考费用,如今参加一场考试,给伴奏的费用就有一千块。
 
    现场  初试不算难 复试不好过
 
    今天是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最后一天考试。记者从多名考生处了解到,初试中考查的是朗诵和才艺展示。但相对于初试的简单,面对复试中口试一项的艺术、历史和社会常识的考查,多数考生表示复试不好过。
 
    来自河南的小麒和安徽的小丁告诉记者,复试中声乐、台词的考查以及口试,前两项都不算太难。但口试中对艺术、历史和社会常识的考查,他们心里一点谱都没有。
 
    “特别是社会常识,也没有一本固定的复习书,需要平时的社会常识积累。”小麒说。
 
    有同学猜测说,社会常识可能会考查一些社会热点,比如,法治社会、反腐等话题。文/记者 张丽
 
    讲述  老考生感叹艺考变化大
 
    李霞的女儿同样是艺考大军中的一员,今年要参加声乐类的艺考。在很多人看来,李霞没必要特别担心,因为她就是一名音乐老师,20多年前也参加过艺考,应该说经验丰富。可是,带着女儿奔波于考场的李霞却认为,现在的艺考和20多年前相比变化太大了,就连她都有些心里没谱。
 
    时间乱
 
    连报俩学校 全家三口上阵排队
 
    李霞在一所中学任职,负责学校乐团和音乐课以及音乐教师招聘等工作。在学校办公室记者见到李霞的时候,她正对着电脑帮女儿查看河北地区一所传媒大学的报考情况。让她着急的是,河北报考和北京报考索要的材料不一样,于是又忙给女儿所在的学校打电话开一个报考资格的证明,往来六七个电话后终于落实了这件事儿。
 
    在这个音乐老师眼里,艺考最乱的是各个学校的考试时间,这让学生和家长头疼不已。“如果不拿个本记下来,根本记不住要做什么”.李霞屈指算了下女儿这些天的行程,首先她要到首师大确认初试情况,如果通过要进行笔试,而城市学院的考试也在下午。因两者之间的时间冲突,李霞必须帮女儿放弃一个。此前因为中央民族大学和中国传媒大学考试时间的冲突她已经放弃了一次机会,复试的一百块钱只能白交了。
 
    记者了解到,还有一名家长为了让女儿参加两场相连的考试,一家三口兵分两路,父亲帮孩子占位排队,母亲带孩子去另外学校考试,之后“杀”回来继续考,父母必须得把工作放下,全身心投入到女儿的艺考里。
 
    花钱多
 
    包里装万元现金 不断花钱
 
    28年前,李霞参加艺考是背着父母参加的。父母希望幼教出身的李霞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就好,不要瞎折腾。但李霞的音乐老师说她是个苗子,便建议李霞往上走,于是老师免费给李霞和其余四个同学补课,带着他们参加了艺考。但因为文化课差了三分,李霞在第一年的考试中并没有被录取,第二年顺利考上了首师大的声乐专业,第二年的学习中,李霞付给了老师每月20元的费用,这就是她艺考的全部投资了。
 
    再来看看李霞女儿的艺考。李霞说,她每天包里装着一万元现金到不同地方给不同人“点钱”.李霞女儿的钢琴和乐理都是自己负责,这给她省了不少钱。声乐课老师找了以前的同学,优惠价格也要每节课1000元,每节课不到一个小时,前后算下来的投入就要一两万。“如果钢琴和乐理都专门找老师补课,那又是几万”.李霞此时很庆幸自己是个音乐老师。
 
    除此之外,声乐考试的面试通知单上都标注自带伴奏(CD或者伴奏师)。在这么重要的考试中,用CD伴奏的考生很少。
 
    20多年前李霞考试的时候只要带着谱子来就可以,考试院校给学生提供伴奏的钢琴师。如今的考试李霞不得不花钱给女儿请伴奏,便宜的一小时四百,贵的一小时八百,考前练习一遍也要收半价,考试时往往演奏不到一分钟就结束了。参加一场考试,一千多块钱就给伴奏师了。
 
    记者了解到,最近一些有艺考的学校,每天伴奏师就来了好几十人,而且每个伴奏师还不仅仅负责一个学生。勤快一点,每个伴奏师一天都能赚个万儿八千。
 
    相比其他家庭,李霞觉得自己算投资少的。不少考生提前一年就要找专业院校的老师来辅导。好的老师每节课要2000到3000元,家里没有点钱根本不敢来艺考。
 
    要求高
 
    前奏刚响起就被喊停
 
    李霞觉得,因为艺术考试的考生逐年增加,对于艺考生的标准越来越高。她认识的一名学生,进入综合院校的音乐专业后,钢琴课没有老师能教的了,“因为她比老师弹的还好”,必须另外在其他专业院校请人授课。
 
    20多年前李霞参加面试时,因为紧张,她钢琴演奏时连续三次都卡在一个音上过不去。考官就说“姑娘别紧张,让我看你的手”,考官非但没有嫌弃她的失误,反而还鼓励她。如今的要求可不敢跟以往比较。入学水平恨不得达到专业级标准。
 
    李霞的女儿在声乐展示中一般只唱几句就被喊停,据她了解,有些更惨的甚至伴奏的前奏刚刚响起就被叫停了。
 
    感慨  艺考是对家庭的考验
 
    李霞说,一个北京的考生都已经如此折腾,她能想象到外地来陪考的家长多么不易。一次在考场外,李霞见一位四川口音的考生跟母亲吵了起来,一气之下把手里的一摞乐谱全部扔在了地上,作为一个母亲她实在是见不得这一幕,不禁感慨艺考真正考验的不仅仅是专业水平,也是对每个家庭的考验。
 
    这场考验是一次亲人之间交流的过程。李霞说,父母和孩子之间建立的理解和支持,它的价值可能比一纸录取通知书更加珍贵和值得珍惜。
------分隔线----------------------------